日本黄片。

  随着四院大比时间的接近。四方盟,不仅四大学院,各方势力的弟子也纷纷出来历练。

  武元界迎来了一场盛会。诸多天之骄子,将在他们中间诞生未来的英杰。能入武元学院,一步登天!成就不可限量。

  历练开始,武元界大陆上大大小小的城池,名声大响的宗门,或是小门派。每天都有爆发打斗。

  对诸位天才而言的历练,在这些小门派眼里就是磨难。谁也不知道,会不会一个倒霉,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,为门派带来灭门惨祸。

  这,没有谁对谁错,也没有正义公道可言。

  弱肉强食的世界,只能自己拳头硬,才能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人!

  这个道理,不论在哪儿,都是通用的。

  北方盟,诸葛山峰脚下。

  鲜血染红了院墙,石阶上一路铺着尸体。

  霁华皱着眉头,不满的摸了摸弓夭。“被人抢了名单,会不会不及格?”

  他抬头,高门大院上挂着的牌匾“诸葛府”被人一手劈成两截,现在正危险的挂在上面。风一吹,摇摇欲晃。

  霁华嘟着嘴,一脸不悦的走近诸葛府里。面前遇到尸体,霁华眉头都不皱一下,冷淡冷漠的迈步跨过去。

   美女红火的裙子,身材极度热辣

  远方高空上。

  月千欢嗑着瓜子,“这被人抢先了,没问题吧?”

  这个诸葛府,是霁华历练的名单之一。出来也有小半年,霁华名单上一百五十个只差最后十个没有完成。

  不曾想。霁华的常胜将军之路,遇到了意外。

  “这是半魔魔叶近年来活跃最多一个爪牙。神老怀疑,这诸葛一脉知道半魔魔叶藏身何处。突然被杀了,难道是半魔魔叶察觉了?”

  “不一定。”月千欢摇头否决。她说:“要是半魔魔叶。杀了人会一把火毁尸灭迹,不会留着等我们来。”

  说着,月千欢忽然一顿。

  她皱眉诧异道:“里面还有人!”

  目光越过重重云层,看向鲜血遍地,尸骨横乘的诸葛府里。

  霁华在府里走了一圈。最后停在一座湖面前,霁华眨了眨眼。狐疑的盯着湖面,“这里面好像有人。”

  “嗯嗯,还活着呢。”白团子趴在霁华肩膀上,小声说。

  粉雕玉琢的瓷娃娃,肩膀上趴着一个柔软可爱的白团子。萌的让人心肝颤。

  霁华抿唇想了想。还是抬手掐诀,五指隔空在湖面上一抓。

  砰!

  平静的湖面炸开,掺杂鲜血,水都被染成了淡红色。

  霁华从湖里抓出来一个少女。他拂袖一挥,少女落在湖边上。霁华走过去看,白团子打量一眼说:“长得还挺好看的。”

  “她是诸葛府唯一的活口。说不定她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谁抢了你的目标。你要不把她弄醒问一问?”

  “好。”霁华点头。

  他迈步走过去,一脚踩在少女胸口。

  噗——

  少女张嘴喷出水,呻吟一声有了意识。只是白团子瞧着少女胸口凹陷的地方,它刚刚好像听到了骨头断掉的声音。

  是不是太粗暴了?

  月千欢看的震惊了。她揪住墨九卿袖子,“完了。我们儿子可能要注孤生了!”日本黄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