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下载污软件

  蔷薇听着宋非自暴自弃的语气,心里也不是滋味,造成这样的过错,都是宋家宗族的偏见和自私。 “宋大哥,你不能这么说自己,你有你存在的意义,我不是还开了个铺子吗?人都是要吃喝拉撒的,没有人能离得开银子。有些人就是因为手中没有足够的银子,心里妒忌也会污蔑人的。真有本事那些清高的人天天喝水就能管饱肚子?”

  宋非眼里闪过感激,“呵呵,这些我都明白,就是因为明白,我才拼命压着心里的愤怒,以前我总是感觉老天不公,家族不公,好在现在我会自我调节了。再加上这次来来上京,家族对我的待遇,倒突然间看开了,他们那么高高早上,还不是伸手向我要银子,而且给不给还是我说了算。”

  “既然说开了,对于太子,我觉得我不会和他有交集,因此也不会有什么看法。但是如果薇儿需要我帮忙,但请开口,宋非能力所及,定不推辞。”宋非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之后,心里总算是舒服了,发现他们也没有嘲笑自己的意思,就对着她们笑了笑,捏起茶杯抿了一口。

  听过他们的想法之后,蔷薇确实很感动,但是他们还是没想到重点,看来自己还要下剂猛药才行,想到这里,蔷薇认真地看着他们,“如果太子需要你们呢,你们会作何打算?”

  “什么?需要我们?”文辉不解,他们能干什么?

  “妹妹,开什么玩笑?太子要我们做什么?”

  “薇儿,你和允皇子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?”

  蔷薇叹口气,“具体的我们还不知道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太子殿下想打我们茶山的主意。”

  “什么?打茶山的注意,为什么?”最先震惊的是文辉。

  “太子要茶山做什么?想要喝茶说一声不就行了,送点茶给他也不在话下吧?”文涛毕竟涉世未深,想不到太深奥。

  “太子殿下想要咱们的茶山,应该有所图,他想做什么?”宋非毕竟老练,他跟着父亲做了很多年的生意,早就明白了无利不起早的规律。如此一想,太子殿下要的不是茶叶,而是茶叶背后的银子。

  “还是宋大哥思虑敏捷,哥哥们毕竟涉世未深,想不到其中的关键。”蔷薇赞赏的看了下宋非,就连轩辕韵都不得不赞同,宋非的确很思虑周全,而且能直击重点。宋家宗族错失三房才是他们最大的损失。

   暖光少女飘摇小花中展露动人笑颜

  “我们也是近期才有所发现,太子殿下一直在给我示好。见到你们也是如此,按常理说,咱们是不可能引起太子的注意的,毕竟太子辅助朝政,日理万机。但是他偏偏注意到了咱们,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递出较好的信息,就不得不让人多想。”

  “后来轩辕允提醒我说,太子殿下的最大助力是关家,也就是太子妃的母家,谁都知道关家手握兵权,底下养了大量的军队,国库是不可能下拨太多的银子的,剩余的都需要自己解决。这么多人吃饭,还要发军饷,关家就算是不吃不喝也解决不了这么多人的温饱。因此,如果有个后援支持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  蔷薇说到这里,再傻的人也能听得明白,几个人震惊过之后,就开始面面相觑了,然后就是盯着轩辕允问道:“你们的意思就是太子殿下想用咱们的茶山来换取银子?”这也太夸张了吧,堂堂太子殿下竟然缺银子。说出去谁会相信?

  轩辕允看着几个人的目光,直接点头,“丫头说的确实不错,没有哪个人有能力养军队的,国库也不可能一直拨银子出来,如果能找到赚银子的方法,为何不用,只要把你们安排个一官半职的,用少许的利益,换来大量的银子,太子殿下会很乐意的。”这也算是变相的捐官了吧?

  “这,这怎么可能?”文涛彻底凌乱了,这些信息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。只有文辉和宋非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俩,但是也不知要怎么开口了。

  蔷薇看到轩辕允吓到他们了,责怪的瞪了他一眼,“也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,但是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。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做好有备无患才是王道。”只要太子的不来强的,她们还能应付,如果直接开口要,该怎么办?

  “说是这个理,但是,我们该怎么办,薇儿不是还想着让晋越王朝的全体百姓都能喝上茶叶吗?如果让太子霸······要走了,咱们是不是就不能做主了?”文辉担心了,他要一官半职做什么,为了一官半职为太子做了奴隶,连个自主的能力都没有,这个官当得还有什么意义?

  宋非低头沉思了一会儿,才开口问着,“如果太子强行索要,我们作为百姓的自然也没办法,但是如果让太子有忌惮,那就不一样了,太子最在乎也最惧怕什么?”说着,宋非看着轩辕允,

  “太子怕什么?肯定是最怕主上了。”还没等轩辕允开口,蔷薇就抢着回答了。除了太子的老子,他还能怕谁?

  轩辕允点点头,“薇儿说的没错,太子目前除了惧怕父皇,天下间也没谁了。”想到这里,轩辕允眼神一亮,如果到最后真是没办法,只能分点好处给父皇充盈国库,也不能让太子得逞。

  “就算是太子,平白无故的,难道他想要咱们的茶园咱们就给他不成?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整个茶园可是一家人辛苦了好几年的效果,再说薇儿的理想还没有实现呢,怎么就能随便让人拿了去?”文涛不干了,立刻急眼了。

  “王法在有些人眼中就是权利的执行者,他们有任何理由把茶园据为己有,咱们小老百姓怎么和朝廷抗衡?到最后可能被啃得连渣渣都不剩了。”

  宋非苦笑一声,这些年做生意,别的学没学会,他不敢保证,但是平时遇见的一些自以为是的官他是深有体会的,明知道不可抗衡,只能使用迂回政策,否则全是阻挠。免费下载污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