浪污奇盘蓝奏云

到了雅阁大门口,车夫把马车赶到了胡同口停下,蔷薇和哥哥们下来,就看到很多的服务生穿戴一新,正在打扫卫生,只要在雅阁的范围内,全部清水撒街,就连马路上的都没有放过。

好多早起的百姓都瞧见了,也有很多人都驻足观望,虽然有很多不认识,但是也知道又有新店开业了。要不谁家会这么热闹?有好奇的路人看到门头的匾额用红绸蒙着,就笑眯眯的询问着打扫的服务生,“烦劳问一下,这是什么店要开业?”

“呵呵,大叔,我们的雅阁茶社今天开业,一会还有舞狮表演呢,您要是有时间哪,可以留下来看一看。”

“哦,茶社啊,谢谢!”

好多百姓都习惯了早起,只要是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回头观看一会,闭门好几个月的店铺终于开业了。也有闲着无聊的,喜欢凑热闹的群众站在一边瞧着,有个老者叼着烟袋锅子,摇头叹息,“又是跟那些富贵人准备的,茶社这个东西可不是咱们小老百姓能进的去了。”

“说的是啊,茶这么金贵的物件,我可不敢想,唉,走吧,走吧。”

听着百姓议论纷纷的话语,蔷薇和宋非对视一眼,“宋大哥,看吧,其实百姓也是有需求的,他们只是囊中羞涩而已,如果有适合他们喝的茶,你想会怎样?”

宋非感叹一声,“薇儿说的没错,以前晋越不产茶,就算是茶叶品质不好,但是从巴蜀运过来价格也不是百姓所能承受的。以后就不用怕了,咱们的茶山已经开始慢慢产茶了,我相信用不了多久,晋越的百姓人人都能喝的上茶。而且比从巴蜀运来的还要好。”

听着宋非的感慨,蔷薇很认同,“眼下咱们的茶山供应不上,我让你收集茶叶就是用在这里,只要让百姓们知道,咱们的茶庄,不管是便宜还是贵的,都有供应,长久以往,百姓也是可以逛茶社的。”

“薇儿放心,我那里已经在行动了,以前收购茶苗时认识的都有熟人,只要稍微一招呼,就没问题。其实巴蜀的茶农日子过得也很苦,那些春季产的好茶都被官府强行收购了,而且价格压得都很低,茶农也是苦不堪言。要不,先前知道咱们收购茶苗的事后,茶农就是冒险也要带几棵茶苗过来换银子,就知道他们的生活状况了。如今薇儿想从茶农手中收购粗茶,对茶农来说算是好消息了。”

好多粗茶,官府不收,茶农几乎家家产茶,除了官府,又没有别的出路,只能废弃掉。据蔷薇打听,巴蜀现在除了绿茶和清茶,还没有其他品种出现,最多的还是散茶。像那种紧压茶现在还不多。如果没猜错的话,紧压茶应该就是后期市面上的普洱茶,属于大叶种晒青毛茶。只不过现在的名字不一样。

刚做出来的紧压清茶口感强烈,多少有苦涩感,是需要长期储存转化才能有更好的口感出现,就是不知道现在他们发现了这个特点没有。算了,有机会她要亲自去一趟巴蜀才好。

暖春户外陈思颖美眉眉唯美写真

宋非说茶农的日子不好过,蔷薇一点也不觉得奇怪。茶农靠茶换取粮食,有些地方官员贪赃枉法,收受贿赂,才不会管百姓的死活。就是了解官府的制度,才想着从茶农手中收购的,就算是给的价格稍高一些,总算是茶农落到了手中,但是这也是担了风险的。其实说的白了,这也算是走私了。

“好了,先去后院,用不了多久,咱们就有口粮茶提供了。”蔷薇招呼着几人,从后门来到院子里。

“东家早,”在后院忙活的服务生看到蔷薇几个人进来,连忙过来请安。蔷薇看在她头上带着的桃花,就笑着摆摆手。

“桃花早,你去忙吧,不用招呼我,一会儿有女宾过来你们招呼好就行。”

“是,东家。”说完之后,桃花就退了下去。

“东家早,没想到您这么早就来了,前面的展台已经收拾好了,孙掌柜正在门口守着,刚才还在询问让谁剪裁呢,昨天竟然把这事儿给忘了。正在那里自责呢?”

“芍药早,告诉他别担心,有人剪裁。”蔷薇笑了一下,转身看着荷如,“荷如也去准备吧,你今天的任务重哦。”

“呵呵,好,这就去准备。”荷如拎着自己的衣裳,跟着芍药就去了偏房准备去了。蔷薇观察了一圈,大家都在忙碌中,和人打过招呼之后,就带着人去了正堂。

“薇儿,你记忆力真是太好了,浪污奇盘蓝奏云竟然每个人都能记得名字。”文涛佩服极了,换作是他,都办不到,每个姑娘都穿一样的衣裳,他看得都眼花缭乱了。

“呵呵,哥哥没发现吗?”蔷薇神秘的一笑,又转向文辉和宋非的方向,“宋大哥和辉哥哥可有发现?”

宋非和文辉对视了一眼,都明白其中的意思,文辉瞪了弟弟一样,“涛儿太粗心,没发现每个姑娘头上戴的花都不一样吗?还有那些小二,胸前都有一个牌子。”

“呃,没太注意。”文涛怔了下,随即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蔷薇,“妹妹,她们头上的花儿就是她们的名字?”

“嗯哼,又好看又好记,也不会跟客人造成不便,怎么样,我聪明吧?”蔷薇呵呵一笑,一脸的自得。咳咳,就是那帮男孩子的名字有点敷衍了。

“薇儿确实很聪明,这样就很好。”宋非眼角带着笑,“一会儿时辰就该到了,客人们差不多也该到了。不过,我很好奇,蔷薇到底请谁来剪彩?”

“这个么,咳咳,告诉你们也无妨,轩辕允说要把外公拐过来剪裁。”蔷薇看这几个人,“要是拐人失败,就让魏修贤来。”

“薇儿是说的夏老?”宋非吃惊不小,感觉这俩人真是太胡闹了,夏老可是帝师,怎么能跑来给一个小小的茶社剪裁?蔷薇连给家里人说都没有。不过随即一想,也就释然了,夏老再高不可攀,也是人家的外公不是?看吧,这就是她们骄傲的资本。